当前位置:首页?>?历史·穿越?>?艳宫杀:弃女成皇?>?第一章

艳宫杀:弃女成皇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全站滚屏?/? 当前滚屏?|? 滚底翻页?|?滚慢?/?滚中?/?滚快?|?恢复默认

无论如何也没能想到会有再次睁开眼睛的机会,睁开双眼所面对的世界,清晰明亮。

水尧躺在散发着霉味的草堆上,看着破庙有个大大的洞的屋顶,傻傻的笑了起来。

这大概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她居然又活了过来。

断了手臂,灰积了三尺的暗淡泥像,破窗,破洞屋顶。

这些联合起来,水尧仰头透过屋顶的洞四十五角看着天空,这大概,应该,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破庙。

水尧走出破庙想找点食物,既然有庙宇,那么一定有人烟存在。

眼前的城市古色古香,处处透露着一种不经意之间的慵懒和古意。可是这也太古意了,街上走来走去的都是穿着各种奇怪的衣服,女人长发及腰,盘着精致的发鬓,男人也是长发。

青石板路,木楼,长裙,触目所及没有盲道,没有一处电器,甚至没有最常见的汽车。她果然不是上帝他老人家的亲闺女。

路过的好心大妈看着小叫花子可怜,顺手扔下了两个铜板。

握着两个尚且温热的铜板,古代人民真是太淳朴太热心,她是不是晚饭有着落了?

水尧还了解了一下她所处的地方和环境。

她脚底下踩着的是岚城,是燕国第二大城市,据说离燕王都非常之近,快马走个来回也不过四日。

人生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一顿一肉包,舒服的伸个懒腰,水尧慢腾腾的站起身准备溜溜食。

没走几步,便看到有个褐色的钱袋静静的躺在路角,那个钱袋处处都透露出一点不经意的奢华,虽然它是褐色的,具体奢华之处便在于它鼓鼓的,袋口微微开了一点,隐约可以看见灿烂的金属色泽。

幸福总是来得这样突然,捡起钱袋,一袋金子,还有一块玉佩。

水尧心情大好,哼着小曲继续遛食,心里盘算着这袋金子能买多少包子。一缕清淡的香气绕在鼻端,她忍不住顺着香气往前走。

这香气分明就是钱袋上的气息,看来钱袋主人就在附近,这钱还不还?顺着气味找到一路走下去,水尧心中犹豫却还是敌不过香气的诱惑,自从失去视力,她的嗅觉便变得极为灵敏,这一次醒来更是比以前灵敏了不止一点。

这气息绝对是她闻过最好闻的了,清清淡淡的,却是经久不散,不容人半分忽略,凝在心间。

眼前好像突然一亮,整个世界都沦为了那个人的陪衬,他墨发用玉冠高束,玉面丹唇,长身玉立,一身蓝衣,清俊淡雅。水尧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幽香。

可真是好看极了,她第一次看见这样美丽的人,记得小时候她见过的那些个电视上的偶像明星都没有这个男子好看。

鬼使神差的她掏出怀中的钱袋,向那个人走去。

“小叫花子,离我们远点,我们这没碎银子给你。”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挡在那人身前,嫌恶的捏着鼻子,恶声恶气的挥手驱赶。

“很臭么?”

水尧愣了一下,低头问问自己的衣衫,淡淡的血气,汗水的酸臭,对于她灵敏的嗅觉真是一种折磨,一直闻习惯了,就当做没有了。可是别人却没有习惯。巨大的难堪感,让她感觉眼睛有些酸涩。

“岂止很臭,还很丑。”少年夸张的在鼻尖挥了挥手,一脸厌恶。

“容水不得无礼,这位……公子,你有什么事么?”男人宠溺无奈的打了一下少年,温声问道。

他的声音可真好听,水尧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小叫花子,问你话呢。”

“哦,这个啊,就是这个钱袋是你的么?”水尧伸出手,别开视线,不敢看那个神仙似的人。

“小叫花子,太谢谢你了,堂兄今天晚上我可以吃饭了吧。钱袋找回来了。”

被叫做容水的少年惊喜的一把抓过钱袋,对身后的男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嗯。容水可要好好谢谢让你今天晚上能吃饭的恩人。”

男子忍俊不禁的轻笑。

“不用谢,小事而已。”

那男子的浅浅一笑看呆了水尧,可怜这小姑娘藏在脏污之下的脸已经红成了个大苹果。赶紧转身走掉,故作潇洒的挥了挥手。

今天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水尧捂着自己发热的脸颊,果然男色惑人。

“喂,小叫花子,记住了我姓容叫容水,今天你帮了我大忙,小爷可从来不欠人情,以后有事去燕王都拿着这块玉佩去容家找我。”

容水不由分说的把一块白玉佩塞进水尧的怀里,拍了她的头一下,骄傲的像是个孔雀。连珠炮一样的说完,转身就跑掉了,一副小子你捡到大便宜的样子。

如果不是怀里的玉佩,水尧真的会以为那天见到的神仙公子根本就是她的一个梦而已。

不过生活就像是心电图,没有起伏的人生就是死了。

这一天,她继续自己吃完包子散步的美好人生,没走出散步就被人敲了闷棍。

在昏倒的前一秒,水尧努力的吐出了两个字,我擦。

我都穷成这模样了,还会被人敲闷棍,那个孙子说古代人民淳朴善良来着,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艳宫杀:弃女成皇》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