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奇幻·玄幻?>?凰鸣无间?>?第一章

凰鸣无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全站滚屏?/? 当前滚屏?|? 滚底翻页?|?滚慢?/?滚中?/?滚快?|?恢复默认

此间古庙,不知伫立于此多久。

抬眼只见檐脚的蛛网落了一层又一层,雨水浸泡地腐朽不堪的木门,青阶上生长的绿苔自是不用说,四周残缺古树如骷髅森森的白骨突兀着,层层年轮早已被时光磨得不见踪影。

偶尔有几只昏了头的乌鸦,自林间而来,靠近古庙,仿佛被人擒住了脖子,扑腾着,一瞬间化为血雾,飘散天地,徒留一声凄厉的惨叫。

古庙伫立万年,众景皆清冷。而今日,了无生机的古庙,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头顶金冠的王者不知自何方来,脚步所及之处,枯树长出新芽,姹紫嫣红开遍,大地回春。

他于古庙前冷笑一声,抬手,锋利的手刀割在自己的手腕上,鲜血淋漓而下,地上蜿蜒出一道水流。那血液着了魔,冲天而起,瞬间四散,古庙四周的结界触到,竟渐渐融化。

他拉了拉高耸的衣领,露出男子俊美的容颜,抬手,一道金光划过,拂去厚厚的蛛丝,露出庙门上四个醒目的大字:珈兰圣殿。

水流觞凝视着,眼里出现异样的身材,忽的冷笑一声,“珈兰圣殿?呵……”

袖手揽过,古老的木门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缓缓开启。

如同世间所有的门一样,开启。

他身影略微一沉,不带丝毫犹豫,踏入那古老的神庙之中,夕阳西下,留一道狭长光影。

没有人知道,凝滞在此间的身影,几百年后,将谱写这皓连城最为华美的一页。

如同古庙之外的苍凉,古庙里空留一个香案,在那香案之后,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树立着,其上落满灰尘。

水流觞踏进古庙,冷眼扫视周围的环境,空白的墙壁,空白的房顶,说是庙堂,却没有丝毫神像或是壁画。

“呵。”水流觞转身轻笑一声,眼里略带钦佩之色,“海神过处,何人再敢称神!果真气魄。”

他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香案后的黑影,眼神忽的凌厉,一个眨眼,身体竟移至黑影处,袖手将那块黑布扯下。

黑布之下,一具骷髅席地而坐,也许是时间久远,那白骨竟变得有些发黄。

令人惊异的是,纵然是身体化成了白骨,那双碧色的眼睛,竟不曾腐烂,依旧栩栩如生,威严地直视着眼前的一切,透漏出傲苍穹的霸气。

“果然不出所料,你不曾真的死去。”仿佛心里确认了什么似的,水流觞哈哈笑了一声,抬手将那黑布扔下,蹲下来端详着面前的白骨,目光触到眼睛之时,却感觉那双眼睛也在望着他,冰冷的目光,似乎一眼可以看到他的心底。他心里一阵骇然,那双经久不化的眼睛里透出来的傲视苍生的霸气,竟足以令他这个水族之王臣服。

他心惊,略微回首,退后一步,喃喃,“难道,这便是沧海之眼?”

此时的水流觞,眼里现出欣喜,“果然是被我找到了,黎析,海神。”

“你虽死去万年,意识却始终不灭,”他绕着那具骷髅走上一周,细细打量着,蓦地回头,直盯沧海之眼,轻笑道,“不过,本王感兴趣的,却是你残存下来的力量!”

话音未落,水王出手,将那沧海之眼挖出,在他的掌心,化为碧色的明珠。那失去了眼睛的眼窝里,竟汩汩流下血来。

“哼。”水王冷笑一声,一用力,那明珠在他掌心被捏碎,化为碧色薄雾,氤氲在珈兰古庙中。水流觞盯着眼前的骷髅,略带疑惑,“本王想知道,你为什么死去。”他闭上眼睛,长吸一口气,感受四周那氤氲的雾气,冷冷嘲讽道,“本王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不败的海神落得今日这个下场!”

碧色的雾气氤氲着,古老的神庙里,霎时间金光乍现,空中出现了一幕幕万年之前的景象,忽的碎裂,化为粉末,逼入水流觞的脑海中。

他周身一震,过往的景象,又一次在脑海里浮现。

两万年前。

此片大陆虽无名无姓,却生机盎然。云端之上,有创世天神名智宸,碧海之中,有沧海之神,一名黎析,一名芷君。而大地之上,则生活着三大神灵所造之人。

人世初成,多年间映着繁华景象,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不知何时起,神州大地燃遍烽火。三大神灵所造之人相互厮杀,直至血流漂杵。

大战之后,哀鸿遍野,尸积草木腥,血流川原红。

世间种种,入轮回,流转不息。所有的一切,不管曾经怎样繁华过,重新洗牌之后,均回到了愚昧无知的洪荒。

而在此时,苍龙野上,黄沙漫漫,天雷滚滚,霎时间云端闪电频现,走石飞沙。

创世之神手握天劫刀,决战海神黎析。

天劫刀刃,寒光乍现,所及之处,电闪雷鸣,每一分,皆是地动山摇。面对此等气势,那海神黎析,眼中略带悠闲,身影轻盈,那惊天的天雷,竟触不到他半分。

智宸见状,刀指苍天,腾空而起的云霞,遮蔽了日光,神之怒,霎时间万物噤声。

黎析神情蓦地转为严肃,退后一步,一只手搭上腰间的碧海狂灵,智宸冷眼,天劫挥动,那腾空的云霞吸收了太阳的光芒,如倾盆大雨倾泻下来,化为刀光,所及之处,摧枯拉朽,生长万年的树木被连根拔起,方圆百里的生灵,来不及发出一声哀嚎,皆化为飞灰。

碧海狂灵出,一刀划过,刀刃间流出巨大的瀑布,在黎析面前形成天然的防护,倾泻的刀光虽强劲,却透不进半分。

智宸劈手,一刀出,刃间天雷滚滚,闪电频现,以看不见的速度劈向黎析,闪电和着方才倾泻的初阳刀雨,气劲强了几分,一刀穿透碧海瀑,刀光乍现,穿透黎析的肩头,碧海狂灵顿时脱手。

黎析身影一倾,向后翻去,一个转身,于空中接刀,落地退后几步,直视肩头的创伤,眼里涌起压抑不住的怒气。

“哈。”一声轻笑,他握住刀柄,脚步骤疾,只听耳畔风声,霎时碧海狂灵对上天劫,刀锋相触,只听叮叮响声,两道光芒闪过,相触瞬间又分开。

智宸被凛冽的刀锋逼得退后,握住天劫的手,开始颤抖,方才的相触,强烈的气劲,已震得他手腕发麻,而面前的黎析,竟脚步坚定,不曾后退半分。

“如何?”黎析背对着他,锋眉轻挑,目光略斜,回首问道。

“哼。”智宸冷哼一声,抬手一推,天劫飞起,化为金色闪光,刺向黎析,只见他悠然挥手,金色闪光在他的身边赫然凝滞,再无法前进分毫。

智宸拍掌而起,身影瞬移至他的身侧,握住刀柄,用力推去,一刀贯穿黎析身体。气劲强烈,瞬间将黎析逼退十几米,天劫透体而出,直钉在身后的古树上。

此时不远处的树林里,一红衣女子垂手而立,她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碧色的眼睛闪了闪,看不出任何神情。

黎析的眼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惊异,他的手抓住刀刃,竟是皱了皱眉头。

“结束了。”智宸轻声。

“是么?”此时的黎析抬起头来,眼眸里现出捉摸不定的绿色光芒,一瞬间,智宸惊觉,刀锋一转,抽离海神躯体,脚步点地,瞬间拉开距离。

“太晚了。”黎析冷笑,眼眸绿光乍现,智宸只觉周身冰冷,下意识看向四周,顿觉脚下冰凉,欲起身,脚下却如被人擒住般,动弹不得。

望向脚下,之间从地底涌出的冰柱顺着自己的双腿蔓延开来,眨眼间已漫过小腿。

“不好。”智宸心里惊叫一声,天劫劈下,将足下的禁锢斩断,却不知那足下的冰流虽被斩断,却化作两股,成冰刀之势,向他刺来,他飞身跃上半空,那冰刀竟凝结成股股锋利无比的冰刃,由地上蔓延开来,追逐半空的天神。

“水流之处,海神无所不能。”碧海狂灵之上,霎时间凝结出碧色的寒冰,将那锋利的刀刃包裹,黎析刀锋一挥,斩向四周的树木,触到之处,皆被冰封,瞬间碎裂,散为粉尘。

冰柱凝成罗网,寸寸封锁,围得天神寸步难行。天劫越斩,升起的冰柱越多,转眼已将他团团围住。

不能斩,只有躲。可是躲不过呢?

“那就,只有死了。”

一个不留心,身后袭来的冰柱便穿透了智宸的身体,他一声闷呼,冰刃抽出,身体向后倒去,成千上万缕冰刀趁势追向后仰的人影,寒光乍现,一起向那重围中的人影刺去。


凰鸣无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