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奇幻·玄幻?>?妖儿魅?>?第一章

妖儿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全站滚屏?/? 当前滚屏?|? 滚底翻页?|?滚慢?/?滚中?/?滚快?|?恢复默认

“谭枷,我们后天就结婚了,你现在却还和别的女生这样纠缠不清?”说话的女生瞪着大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影,泪花布满眼眶却仍旧拼命掩藏。

这是在一家高级的西餐厅里,晚上的灯光很暗淡却恰到好处的增加了午夜暧昧的气息。

包厢里那个被唤作谭枷的男子正低着头挑指着怀里女生的下颚,却被突然传入耳边的女声打扰了兴致。

他眯着眼睛皱着眉,头也不回的便冷声说道“白水灵,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挑这样的时刻来打扰我的兴致呢?就算我们后天结婚,可是至少现在的我你还没有资格管束!识相的话现在就安静的离开,我当你没有出现过。”

“你现在就给我起来,跟我回家!”白水灵噘着嘴巴红着眼眶,不服气的指着冷若玄冰的谭枷说到。

听到这话,谭枷挑挑眉邪魅的上翘着嘴角,微微的睁开眼回头看了看正注视着自己的白水灵,本来已经释怀的表情却在看到她身后正冷冰冰看着自己的男子时再次回到冰点。

“看来耐不住寂寞的也不只是我而已嘛!白水灵,别装出你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看着就犯恶心!”

听到谭枷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白水灵愣愣的呆在原地,心急速的下沉。

他竟然说我让他觉得恶心!白水灵酸了鼻子,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影。

那个女生正趾高气昂的看着自己,风情万种的卷缩在谭枷的怀里。

就算灯光昏暗也能看得出那是个很漂亮很妩媚的女孩儿,丹凤眼微眯着却更显出了她的妩媚与妖娆。

午夜昏暗的灯光无疑更为她披上了一袭神秘的韵妆。

这个女孩儿,白水灵是相当熟悉的,从小到大自己所有的东西她都会挣,当然更包括了自己深爱的谭枷。

她叫莫筱娆,是白水灵自懂事以来便认识的人儿,天生的死对头。

挣第一,挣名气,挣家世,挣漂亮,挣朋友,挣爱情···

白水灵什么都赢了莫筱娆,但却唯独输了一样,那便是扎进她内心深处永远也拔不出的刺——谭枷!

而此刻的谭枷头也不回的背对着白水灵,继续着和莫筱娆的胡闹。

白水灵握紧了拳头硬着头皮再次开了口“不管你怎么厌烦我,谭枷,你是我的新郎,我不允许你和任何女生这般暧昧!跟我回家!”

“白水灵,你是耳聋了还是眼瞎了?谭枷已经让你走了,作为女生最好还是识趣点儿!难道你不知道谭枷他喜欢乖巧听话的女生吗?你再这样下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谭枷他只会越发厌恶你。就算有婚约又怎么样?就算结婚了,你也注定只能独守空房!”莫筱娆邪魅的微笑着说完了这一番话,在她看来这样的言语足够让白水灵撕心裂肺的心痛一阵子了。

“莫筱娆,谢谢你的提醒!我白水灵还用不着你来给我忠告!你没有资格!一个从小就什么都输给我的可怜虫,有什么资格来对赢家说这番话?就算你现在能够将谭枷绑在身边,别忘了后天过后他始终都是我的人!独守空房?你觉得你莫筱娆有本事让我独守空房吗?呵呵,如果对手是你,很荣幸的,我白水灵从来不把你莫筱娆放在眼里!”即使心泛滥的疼痛,白水灵还是鼓起勇气漂亮的反击。

听着白水灵的话,莫筱娆涨红了脸,却始终想不出还要用什么语言来挽回自己的自尊与骄傲。

也许是一时生气,也许是早就计划好了,莫筱娆站起身子举起手狠狠的给了白水灵一个耳光,皮肤相撞发出“啪”的声响,在这个安静昏暗的包厢里那么清脆、那么响亮。

白水灵水嫩的脸上立刻泛红了。由于力度过大,就连嘴角也渗出了血。

抚着自己的脸,白水灵震惊的看着眼前傲慢成性的莫筱娆。

这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扇耳光,而对方却是此刻正纠缠着自己未婚夫的人,这一耳光不止扇在脸上,更扇在她高傲的自尊心上。

似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意想不到莫筱娆会来这一出,都震惊在了原地。

站在白水灵身后一直没有开口的男子突然站了出来,挡在白水灵身前狠狠的抓起了莫筱娆扇耳光的那只手“莫筱娆,我早就警告过你,如果你敢伤害白水灵哪怕是一根头发,我绝不会放过你!”

说着,抓住莫筱娆手腕的手更是用力了,仿佛想要这样拧断它。

然而莫筱娆顾不得手上的痛仍旧扬起傲慢的头,回盯着男子怒火冲天的眼眸“顾云,怎么?心疼了?人家未婚夫还在这呢?要出气的话轮得到你么?”

顾云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看到白水灵脸上的红印子他就没来由的生气,这个莫筱娆竟然敢当着他的面这般欺负她。

纠缠着谭枷也就算了,还要对她动手,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畏的加大着手上的力度,她的痛我要让你以十倍百倍来偿还。

感觉到手腕上顾云施加的力度,莫筱娆开始后悔刚从自己的行为,吃痛的皱紧了眉头。

站在顾云身后的白水灵看着莫筱娆皱紧的眉头终究还是不忍心,她走上前握住顾云抓住莫筱娆的那只手,“算了,顾云,我们走吧!”

说完转过头看了一眼沙发上正安静看着自己的谭枷。

这个男人,也许终究我是要不起的!我承认这一次我输了,输了那么透彻!还有我那一直最引以为傲的自尊心,只有离开,只有退让!原来输的滋味这般苦涩啊,莫筱娆,对不起,我竟让你难受了这么多年。

这一次我输给你了,这一输也许就痛一辈子,你把以前所有输给我的全都赢回去了!恭喜你!

而我却只能选择保护我一击即碎的自尊萎落的离开。谭枷,我最爱的人啊,我最揪心的未婚夫啊,是不是我这样放手你真的就会幸福?那么,请你幸福!

请容我最后再看你一眼,这一眼也许再也不见!我会把你深深的记在脑海里,记在心里···

听到她的话,顾云放开了莫筱娆的手,然后伸手牵住了白水灵的手,同样的回过头用厌恶的目光看了看沙发上安静坐着的谭枷,当着他的面牵着白水灵渐渐离开了谭枷的视线。

既然你不珍惜,那么谭枷,对不起,以后我顾云再也不会对你谦让。我会擦掉她的眼泪让她幸福的微笑,我会让你知道,她白水灵并不是非你谭枷不可,她和我在一起会更幸福,至少不会再像今天这样被你伤害。

这一牵手,这一离开,我保证,我再也不会让她被你伤害。

当顾云为白水灵开车门的时候,白水灵的右手却突然被后来的力度拉住了。

“我没有允许你走,你怎么能够跟着他离开?”谭枷皱着眉有些微喘的对着面前的白水灵吼道。看得出他是跑着追出来的。

“谭枷,你放开她,你没有资格再牵着她!”顾云愤怒的对着他吼道。

“我是她的未婚夫,我没有资格还有谁有资格牵她?”

“刚刚是你自己让她走的,你开口第一句话就说了。既然你不珍惜,那么就请你放手,我顾云会好好照顾她,不需要你突然而来的假慈悲!”

“该放手的人是你,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角色和位置,白水灵她是即将成为我妻子的人,你再这样牵着她的手别怪我不念旧情!”谁都看的出此刻的谭枷已经愤怒到极点,脖子上的青筋直冒。

“咚”···顾云突然把白水灵拉向自己的身后,对着谭枷的侧脸挥去了拳头,力度过大导致谭枷直接摔到在地。

“是,她是你的未婚妻,这个时候你想起来了吗?和莫筱娆暧昧的时候你想起过她吗?谭枷,白水灵她是人,不是你想起来就要,想不起来就扔在一边的玩偶!我不会让她和你结婚的,我不会让你再有伤害她的机会的!”

谭枷从地上站起来,用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看着面前对着自己爆吼着的顾云,邪魅的扯动着嘴角,走上前用力的回敬给顾云一拳。

“对不起,我的未婚妻不允许任何人碰!她只能是我的”

说着拉起原地的白水灵,趁顾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上了自己的车,呼啸而去!

车厢里,两个沉默的人影,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看着车窗外的倒影,良久,白水灵悠悠的开口“我们解除婚约吧!”


妖儿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