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奇幻·玄幻?>?末世农民大反攻?>?第一章

末世农民大反攻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全站滚屏?/? 当前滚屏?|? 滚底翻页?|?滚慢?/?滚中?/?滚快?|?恢复默认

“呕...呕...”刘盼猛地扔掉手里的铁锹,蹲在地上把早饭都吐了出来。

“咋了?大妞!”刘佳楠被老婆的举动吓了一跳,抱着刘盼急得团团转。

刘老太太见孙女吐了,喜的见眉不见眼:“好事啊!咱家睿睿要添弟弟了!燕子,快把水拿过来,给你姐喝点。”

九燕应了声,快跑去地头。

“呕....奶,要地震了!我头疼,肚里难受的慌。跟上次一样,要地震了!”刘盼的脸上惊恐不已。

刘老太太听了大吃一惊,楞了楞,很快回过神儿来。随手拍了旁边的大槐一巴掌,:“一个个儿,傻楞着干啥?快点去树林里。”

一帮子吓傻了的人,立马变得井井有条。刘佳楠抱着刘盼一马当先,傻哥背着刘老太太紧随其后。女孩子们大的带小的也憋着气往前跑,宋留喊着一帮子男孩子,一人扛着一袋红薯吭哧,吭哧的跑在最后头。

一群人飞快的跑向路边的树林,沿路边跑边喊:“地震了!快跑呀!地震了......”地里干活的人,都被这一家子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喊的啥,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跟着拖家带口的往路边跑。要知道,刘老太太可不是一般人呐!跟着总没错。

路边的树林是这些年来要求退耕还林的绿化带。刘家的地离的并不远,平时走路不到十分钟就到了,跑的快的也就两三分钟的事。

一群人跑到林子里还没站稳,大地猛烈的晃动起来。

猴子眼疾手快,挑了棵大腿粗的树,双手双脚的抱牢了。其他人有样儿学样儿,紧紧抱着身边的树不撒手。

地震越来越猛,晃的人头晕眼花,屁股也被颠的生疼。强烈的晃动持续了十几分钟才变弱了。“哎呦!终于完了。”猴子,扶着树站了起来,随手拍了拍屁股上的土。

刘老太太拽着傻子的胳膊站起来,快步走向五福抱着的自己颠的欢乐的曾孙子。

心啊肝啊肉啊的叫起来。刘家的独苗苗哎!

稀罕完曾孙子,刘老太太回归正常,又变身成狂暴的老太太:“傻站着干嘛?快点回家!”

刘家位于冀省的南部,一百多年前,漳河改道后就是一片片沙地,现在的地里除了东倒西歪的农作物,就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深沟,由此可见这次地震的破坏力有多大。

远远望去,村子里的房子都矮了一半,甚至有的什么也看不见了。沥青大马路都被从中间扯断了,变得断断续续。从河滩地赶回村东头的家里,一群人花了二十多分钟。

村子里此时已经一团糟,哭的哭,叫的叫。村里的青壮年也开始帮着挖被掩埋的人。

刘家今天刨红薯,除了看家的瘸子叔,修车店里的几人,都去了地里,倒是不担心房子埋着人。就是看着好好地家塌了,每个人心里都挺不是滋味儿的。

来不及伤感,刘老太太就吩咐起来。:“南子带着男的出去帮忙,女孩子就留在家里收拾东西,篮子去店里看看有事儿没,没事儿让他们快点回来。路上慢点走,别摔着了,去吧!”

众人领了命令,该干啥干啥。刘家的堂屋还是刘爸刘妈在时候盖的砖瓦房,到现在也快二十多年了。农村盖房子都特别实在,房顶上椽子、房梁、厚实的大红瓦什么也不缺。太重了,以至于所有的房子中就三间堂屋损坏最严重,房顶全塌下来,就剩剩下光秃秃的屋墙。孩子们住的东屋和放粮食的南屋,因为是平房倒没有全塌,不过房顶也都裂开了大口子。刘家的河神庙倒是安安稳稳的伫立在原地,连围墙都没倒。

刘老太太静静地坐在庙门口的,看着一群孩子小心翼翼地把屋子里的东西搬到门口,看着倒塌的堂屋心疼不已。心里叹息道:又是一个轮回。

刘家走出县城走向全国就是今年的高考后,刘家收养的排第六的宋留高考理科成绩748分,成为当之无愧的全国状元,当然若只是一般的状元也就在关注高考的人中比较出名罢了,但抵不住宋留特殊啊!于是全国的各路媒体,就像闻到腥味的猫儿,闻风而来,宋留所生活的刘家也被刨了个底朝天。

宋留是华夏第一个被高等学府清华大学破格录取的残疾人。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残疾人!宋留是个弃儿,被刘家收养的残疾人。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这样激励人心的身残志坚的故事,更符合国家和人民心理上的需求,因此,宋留的传奇故事也在政府的支持下得到最大的宣传,而收养宋留的刘家也走进人们的视野。

刘家是一个传奇,属于社会底层小农民的传奇。刘家的传奇始于:15年前的家破人亡。

15年前刘家老太太的丈夫、儿子、儿媳在县城东边的大坑里挖土时,全部被埋在坍塌的泥土里,等刨出来时已经没气了!刘家垮了,在那个年代家里没有儿子,就是衰败的开始.

如果仅仅是家中主力的去世也不会让人觉得神奇,而是在办完丧事后,刘老太的举动惊呆了老所有的人.

据刘老太说在梦中她知道刘家人死亡的原因,一切都是因为刘家的隔壁那户人家.确切的说是:那家人的所做的一件事儿的报应.

刘家居住在冀州南部的一个小村庄——河神村,咳咳就广大华夏小朋友小学课本中的西门豹用巫婆祭河神的那个河神,不过当地人都喊它‘老鳖精’。河神村顾名思义就是河神居住的地方,随着多次河流的改道,地质变动的影响早已不复当初的影响。

河神村在很久前还有一个很大的水塘与流经的河流相通,漳河改道后,水塘也就变成了一个下雨时存水的大坑,村民们平时都把垃圾倒到大坑里,坑的面积也越来越小。二十多年前外来的一户人家买了只有不到500平米的水塘做宅基地,用土填了大坑建了大房子,不过几年家里的老头、老太太、一儿一女相继去世。

后来刘家隔壁就向村里买了这座房子,给小儿子做新房,结果住进去没多久,那家的小儿子就得怪病去世了。刘妈带着大概3、4岁的刘盼去帮忙,谁都不知道,直到现在刘盼都一直记得,那个躺在床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大小便失、禁的年轻生命。

那家小儿子过世后村里就传那个房子邪乎,而随后那家人因为各种原因相继出事似乎也印证了这个说法。

据说刘老太太的丈夫、儿子、儿媳出事的当晚,刘老太太做了一个梦,梦到老鳖精,老鳖精说因为村民们不断的扔垃圾它家越来越小了,直到大坑被填平,它被憋死在坑底,现在村民们不断出事就是它的报复,是人类毁了它赖以生存的家园,是人类杀死了它。

刘老太太吓坏了,同很多村民一样,没上过学的刘老太太对神灵是绝对信仰的,也就是俗说的老迷信。

第二天刘老太太就向村民们说了这件事儿,除了个别迷信的和还记得老鳖精的老人相信,村里基本没人相信。都认为老太太是因为家里人出事儿,一下子接受不了,癔症了!

刘老太太想要保住刘盼这根独苗苗,便向村子里买了那个阴宅。老太太请村子里的人把房子扒掉,打算恢复原来大坑的样子。但是,在房子的地基下村民们发现了一只头颅努力向上抬起的已经石化的大乌龟。村民们想起刘老太太的话,都吓的要死再也不敢来这里了。

刘老太太更是深信不疑,老鳖精的尸体都被挖出来了,能不信吗?

刘老太太当即决定要将老鳖精供奉起来,建一间庙让它享受世代烟火。

庙建好后村里过年过节也都有人来拜一拜,求个平安,直到村里有一家的儿子考上南开大学,来庙里捐了50块钱还愿,河神庙才名声大噪。

要知道十几年前的50块钱可不是小数目,而且十几年前的南开也不是现在的南开,当时可是家喻户晓‘清华北大南开’那可是全国第三的大学啊!

从此来拜河神的人络绎不绝,河神庙也从一间低矮的小屋子变成了高大的庙宇,挖出来的石像也被郑重地放在大堂的莲花宝座上。

至于为什么是莲花宝座,每到过年过节,高考来临,莲花花瓣上放满的毛爷爷就是最好的解释。毕竟,看在眼里才能放在心上。要不这样,河神记得你是谁啊?

刘老太太想象着昔日的点点滴滴,好不容拥有的安定生活,家里成群的闺女、小伙子们。眼神变得坚毅起来。人总要活着!


末世农民大反攻》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